血崩~多麼可怕的字眼,沒想到生產大出血竟然會在我身上發生,輸血的速度趕不及出血的速度,更可怕的是併發凝血功能不全,輸了好幾袋的血小板仍無法凝血!

2012/12/22這天我歷經了生死邊緣~

從沒想過我會生個孩子生到差點命都沒了~

古人說生孩子”生得過燒酒香,生不過四塊板”(台語)

差點我還真的要四塊板了呢!!

這胎真的讓我吃盡苦頭,人工受孕過程裡施打排卵針及安胎針,前後算起近40支的針劑和堆起來會像座小山的藥物,吃藥打針的副作用讓身體不適,以為生完就好了,沒想到又有一個災難....

在診所產檢過程中因發現有前置胎盤和懷疑植入性胎盤的問題,為了安全起見在29週時決定由診所改到榮總生產,上網查詢醫師專長,最後選擇針對高危險妊娠專科的主任醫師!

初診卓醫師時其實對他的第一印象並不是很好...惜字如金,說話速度快又簡短,在回答問題時的感覺似乎有點不耐煩,一點也不親切!當時老公還說:不然我們改到長庚生好了~因為榮總離家近,資料上高危險妊娠又是卓醫師的專長,我想~或許我的問題對他而言是小兒科,所以他才會說話很簡短吧!!(不過,後來幾次的產檢,感覺到卓醫生的細心,而開刀後更覺得自己很幸運能遇到這麼好醫師~真心感謝!)

產檢到最後胎盤因胎兒長大而上升,前置胎盤的問題到後期己經不用擔心,看來可以自然生產,每兩星期去榮總產檢,到後期則是每星期產檢一次,一次的掛號費至少$510起跳(有開藥時更貴)醫學中心的掛號費真的好貴,當時我還想早知道就在診所生產就好,不過還好我沒這麼做,要不然現在已經到蘇州賣鴨蛋,更不可能坐在這裡打字了~~

預產期12/19,原以為會提早生,一直到12/18產検時卻一點也沒有要生的跡象,照理說第三胎會提早生的機會很高,連醫生也覺得第三胎不應該會過期!預約12/21入院催生~

12/21一早到醫院準備催生,照超音波,負責照超音波的檢驗師告訴我胎兒己經成熟,羊水因為胎兒的皮脂脫落也開始混濁,我看著原本照音波顯示器上黑黑一圈的羊水變成有細小白點點的樣子,又做了胎心音和宮縮檢測,最後回門診由醫生內診,一測後說因為子宫頸不夠柔軟,即使催生也無法生產,便打了回票,更改時間預約12/24晚上11:30催生~

被打回票的我晚上和老公及朋友一去吃日本料理,回家後看電視洗澡等等.....晚上一切都很正常,直到半夜兩點,睡到一半突然感覺有一股暖流從下面流出,心想:該不會破水了..(當初生千千就是在家裡破水)

坐到馬桶拉開內褲一看,啊~是落紅了!!瞬時間整個血就像拉肚子一樣,整個湧出,因為沒有落紅的經驗,心想:原來落紅是這樣啊!!但~血未免也太多了吧!(一直到生完問主治醫生後才知道,當時是不正常的)

看到這麼多的血,馬上叫老公起床,拿著待生產包再將千千載到大姐家,請她在我生產期間照顧千千,就一路直奔榮總~

半夜2:40左右到榮總直接前往3樓產房,告訴護士小姐我落紅,護士帶我到待產房,裝上胎心音監測器,躺在床上的我時常感覺到陣陣暖流由底下流出,護士說是破水了,所以流的是羊水,我擔心的問:羊水一直流,胎兒會不會有問題啊?護士說:她們都有在外頭監看機器,所以胎心音部份都ok~

就這樣底下的暖流不時的陣陣流出,因為棉被蓋著,只覺得羊水怎麼這麼多!整個肚子感覺都變小了,陣痛也是一陣一陣,但不算規律,一直擔心羊水會不會流光?胎兒會不會有問題?我認真的聽著胎心音~

因為流的量實在太多,忍不住要老公去問看看,護士來一看發現墊在下面的產墊都溼了,連底下的床墊也整個溼透,只好將我換床,護士說流的不只羊水還有血,因為流血量似乎有較多的樣子,所以她說會請住院醫師過來看一下我的狀況,幫我做內診

內診後對我說:開的很慢,才開兩指!

住院醫師來後詢問

住院醫師:這是第幾胎?

我說:第三胎!

又問:前兩胎是自然生產還是剖腹生產?

我說:自然生產

醫師說:嗯~第三胎會比較快,應該是快接近產程,有些產婦會流較多的血!所以不用擔心可以再觀察看看~

等待生產中護士詢問老公要不要在產房陪產及拍攝生產過程,拍攝費用3500,還有嬰兒出生時的各項檢查,為了寶貝的健康及想做生產紀錄當然同意!因為這些費用全部需要自費,要老公簽同意書,而在家時急著到醫院,相機忘了拿,我要老公簽完同意書後先回家拿相機~

肚子越來越痛且陣痛時間越來越密集,底下的暖流時多時少一陣一陣的流出,心想我的羊水未免也太多了~

半夜到產房,只有一位護士值班,而我是第一個待產!

之後陸續又來了三位待產,護士說她會在櫃枱,有事再叫她,忍著陣痛注意聽著胎心音,聽著心跳聲時似乎感覺沒有很規律,或許因為陣痛擠壓胎兒造成!聽著聽著不放心還是按了呼叫鈴問一下,護士說沒問題,胎心音機器和櫃台有連線,她在外頭會監看!

感覺時間走的好慢,陣痛越來越劇烈,越來越痛!除了陣痛也開始發冷,整個身體不自覺一直發抖,牙齒不停上下顫抖咬合,整個下半身因為一直流出羊水,明顯感覺下半身至雙腳都溼透,或許因為太溼讓我一直覺得好冷,忍到受不了按了呼叫鈴,謢士進來後我說我很冷,護士拉開被子後發現下半身的棉被和被單整個全部都是血,棉被及被單吸飽了血,血液從腳邊延著床緣滴到地上,老公回家拿相機再回到待產房時看到地上一灘血嚇一跳問護士怎麼這麼多血?

過多的出血量讓護士覺得不對勁,護士幫我換了床單和棉被後推了一台保暖燈照在我的上頭讓我保暖,她說會再請住院醫生過來看看~

住院醫師來時我聽著護士告訴醫師說我的出血量似乎太多,之前已經換過幾塊產褥墊,血還從床上滴到地上!

住院醫師要謢士拿換下來的產褥墊看一下,看了看說:我想~這應該不是全部血,而是羊水和血因為上頭的血液凝固的不多!所以還可以再觀察看看!

但聽著謢士再次向醫生重申:可是孕婦剛剛己經流了不少的羊水!她的出血量很多!(聽的出護士很強調這點,我想她的經驗告訴她我的狀況不對勁!

住院醫師仍認為是正常產程,只是出血量較多一些,對著我及謢士說:還可以再觀察看看!

住院醫生離開後我問謢士:我流這麼多血這樣是正常的嗎?我的主治醫師知道我的狀況嗎?我會由我的主治醫師接生嗎?

謢士說當然會由我的主治醫師接生,妳一入院就己經通知妳的主治醫師,妳的狀況會電話回報給主治醫師知道!所以要我不用擔心~

沒多久護士進來和我對了對血型,因為出血量多,主治醫師電話交待護士給我輸血~  

護士說要左右兩手都要扎針,超怕打針的我看著透明又粗的軟針扎到血管裡,護士說這兩針要放3天,真是可怕~就這樣右手輸血,左手打點滴,護士說點滴裡會加抗生素和抗過敏針!

DSCN9120

陣痛越來越頻繁也越來越痛,每痛一次我要老公幫我看一下時間,記錄多久陣痛一次,從5分鐘痛一次到3分鐘痛一次,心想我應該快生了...只是一直感覺到不斷從底下流出暖流...

隔一段時間護士進來對我說,我先幫妳剃毛,因為自然產會刮除陰部的毛,但~護士卻掀開被子將肚皮上的細毛也一併刮除乾淨再消毒!

我問護士為什麼連肚子也要除毛?

她說這是為開刀做準備,當下一聽我問:為什麼?我需要開刀嗎?

護士說:主治醫生交待先預做準備,需不需要開刀要由主治醫生來後才決定!

到醫院己經四個半小時,直到早上7點我的主治醫師來了

卓醫師一來馬上做內診,內診後聽卓醫師對著護士說:這個不行,要馬上開刀,去聯絡開刀房做準備還有麻醉科醫師.....

當下我傻眼了.......

一會兒護士進來告訴我等會兒要開刀,麻醉科醫師會來和我說明麻醉的步驟及風險,也要我老公簽手術及麻醉同意書!

我對著護士說:蛤~痛這麼久,好不容易己經3分鐘痛一次,現在變成要開刀!!

護士安慰我說:保命要緊,要相信卓醫師,他很專業呢!

(當下我並不了解護士說的意思,壓根兒沒想到我的狀況會很緊急!事後才知道我差點嗝屁~)

過了一會兒,麻醉科醫師來說明麻醉的方式及告知風險,他說我的狀況比較危急必需告知我們這麻醉的風險,會先用半身麻醉讓我保持清醒,萬一有突發狀況會再視情況使用全身麻醉....我目前的狀況危險性相當高等等~叭啦叭啦的說,感覺意思是我麻醉後嗝屁了不關他的事...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說的很危險,但~聽他說完後心情有點複雜!老公的臉也綠了...想起護士說的:保命要緊!心裡覺得有些不妙....

或許我想太多,但當下決定打電話給媽媽,聽聽媽媽的聲音,也告訴她我要開刀生小孩了~

準備好了,當護士來推病床,躺在床上被推著經過走廊,然後準備進入開刀房時要我老公在外面等!

推入開刀房時看著門旁牆上的時間7:48

第一次進開刀房,感覺裡面很明亮,裡頭己經有不少醫護人員在裡面,當醫護人員將我移到開刀床時,心裡很緊張!麻醉科醫師要我抱著雙腳,像蝦子一樣彎起身子,一旁也有護士協助抱著我的身體和腳,因麻醉針是打在脊椎,醫師告戒我在打的時候絶對不可以動~當打下去時痛了一下,可以明顯感覺到麻藥快速擴散開來,開始覺得麻麻的感覺,在打的過程中我猜想是針不小心有碰到神經吧!我的左腳像反射動作般不自覺抽動兩次!打完後整個下半身好麻好麻~

打完麻醉後,原本左手就己經有扎針,但醫護人員又在左手手腕處又扎一針更粗的軟管,說這針是預備的!

醫護人員分工合作有的在我胸前貼心跳監控,及將手術布一一蓋在我身上,並在我胸前將一片布直立遮住,讓我看不到底下的狀況,手指夾了血氧監控,口鼻罩著氧氣,監控儀器則在我的頭後方,有醫護人員監看著~

躺在開刀床上,或許是失血過多的關係也或許是心裡害怕,整個人好冷,冷到直發哆嗦~

一切就續後醫護人員問我: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我說:我好冷......

她拿了像是熱風機的東西,管子會有熱風出來,將它放在我的胸前保暖~

躺在開刀床上往上看,看到手術燈反射下的肚子,原本是空空沒蓋布,隨後蓋上了.....

(為什麼我睜開眼就能看到手術燈反射下的肚子呢?事後才知道原來緊急到手術燈忘了開...)

半身麻醉的我頭腦是清醒著,但或許是失血較多,也或許是疼痛加上一晚沒睡,整個人覺得好暈好累,醫護人員捏了我的大腿問我:有沒有感覺?

真是神奇,我只覺得腳很麻,一點也沒有疼痛感,連自己想控制自己的腳ㄚ動一下,似乎也沒辦法~

躺在手術台上聽著主治醫師和醫護人員的對話....知道開始開刀了~

耳邊聽到像在看牙齒時放在嘴邊吸口水的那種抽水聲,聽到醫師要醫護人員這邊吸一下,那邊吸一下才看的到,打了麻藥後的我只覺得麻麻的並不覺得痛,不過身體因為手術過程中拉扯會有些晃動,耳邊聽著醫師和醫護人員的對話覺得像在作戰一樣,一下要電燒,一下要這邊吸一下那邊吸一下,一邊要護士去血庫調血袋及血小板各兩袋....

(記錄未完~) 

文章標籤

千千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