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好難,但~我該學著放下~

陪著爸爸直到他嚥下那一口氣時,眼淚一直不停流下,我在心裡吶喊無數次~我不要你離開~心裡真的好痛,好不捨~

陪著爸爸這最後的幾天裡,每天唸阿彌陀佛迴向給爸爸,似乎這是我最後能為他做的事,想到時就進去隔著冰櫃的玻璃和他說說話,進去看看他,努力想把爸爸最後沉睡的樣子,深深的放入我的腦中~

我一直不斷的告訴自己,要放下~姐姐們也一直告訴我,我知道她們的關心,不過真的好難,心~好痛...

媽媽告訴我,因為擇日後,我是偏沖,所以很多時候需要避開,我在心裡埋怨爸爸,這是您故意安排的嗎?您不想看到我難過是不是?我真的好想在最後有限的時間裡多多陪伴您,這也是我最後能為您做的事,手裡折著蓮花,元寶,衣服,褲子,鞋子,心裡唸著阿彌陀佛,希望爸爸能收到,這是我親手為他折的~

這幾天想到就去看看爸爸,但是眼淚就是會忍不住流下來,努力撐了幾天忍不住又痛哭了一場,姐姐們的關心我知道她們擔心我,我應該要再堅強一點,但是看到準備要佈置告別式的會場人員來時,我躲到爸爸最常待的後院田園裡,看著他一手打造起來的鴨寮,及各種的水果,鳳梨都快可以採收了,香蕉也長的很漂亮,還細心用布包起來,怕被蟲子吃了,還有好多好多的水果,這些是爸爸的興趣,他樂在其中,每次回家時我都會先看看田園,因為他總會在那裡,看著看著又大哭起來,我真的好不捨......

在告別式的前一天早晨,守靈到清晨時分,我在靈堂前面對著爸爸的照片和他說話,然後唸著阿彌陀佛,不知不覺中耳邊似乎聽到爸爸的聲音,是不是因為頭七那晚我夢到爸爸,但是他沒和我說話,知道我在抱怨了,所以才會讓我聽到他的聲音,眼睛的餘光看到一旁的"藥師寶懺"還是他想聽"藥師寶懺"我當下決定將這本"藥師寶懺"唸一遍迴向給爸爸,隔著冰櫃我唸了一遍,說巧真的很巧,當我唸完時一會兒,當天要來唸藥師經的人員到了,接著從早上9點唸到晚上9點,因為爸爸離開前的那些日子吃了不少的藥,媽媽希望能幫爸爸做一場藥師法會,結束後等著23:00最後的儀式(入殮)

一整天唸下來,我也感受良多,心也跟著平靜,唸佛要唸到有歡喜心這才會對爸爸最好,在這過程中我看爸爸的照片,有時嘴角微微上揚,似乎在微笑似的,似乎對這最後的安排感到滿意~

在入殮之前剩餘一些時間,我把握著最後時間,再次將"藥師寶懺"唸一邊迴向爸爸,因為法師曾說,別人助唸很多遍還不如家屬唸一遍,雖然我也不懂,不過只要對爸爸有幫助的,我就會做,這次唸時不一樣的是,因為退冰程序,這次和爸爸沒有隔著冰櫃,而是在他的耳邊唸,我相信這能聽的更清楚,希望能更有幫助~

不想面對還是要面對的時刻來到,在入殮後禮儀師要我們看看最後一眼,說說想說的話後就要蓋上棺木,走到爸爸身邊雖然一直告訴自己不能再哭,但還是泣不成聲,我在心裡告訴爸爸:我會好好照顧自己和媽媽,你放心跟佛祖及菩薩到西方極樂世界,不要有掛礙~想努力再看清楚爸爸的樣子,但淚水卻模糊了視線...

一早,家祭和公祭結束後就要前往火葬場,記得媽媽說我是偏沖不能坐靈車,不知道是不是對爸爸抱怨他聽到了,弟弟捧斗,大姐拿雨傘,三姐拿幡旗,沒有規畫到爸爸的遺照由誰拿,最後由我拿所以我也坐上靈車,一路陪著到火葬場~

在前往的途中,往事一幕幕就像電影般一一浮現眼前,淚水再度模糊了視線...

到了之後看著一個一個棺木準備火化,說真的偏沖也是人算出來的,不然這麼多的棺木,誰會沖到誰真的不知道啊!看著別人已經火化後推出來,只剩一堆白骨,心裡無限感慨,不論生前如何,到最後也就是一罐骨灰,所以人生在世需要事事斤斤計較嗎?

在等待火化期間,頭腦一片空白,不過沒有讓我空白太久,很快的換到爸爸了,我感覺到我的心跳加速,我知道這一切都要面對,在最後的時間裡,再度唸著阿彌陀佛迴向給爸爸,兩個小時後,看著爸爸的樣子,再放入骨灰罈裡,每件事都是那麼清楚,每個過程都是那麼真實,是不是爸爸要我真正面對這一切,正視這一切,從火葬場離開後先去安靈再到進塔,在最後的過程裡,我不再哭了,我知道該放下,不該再緊緊抓住爸爸,該讓他放心的到佛祖菩薩身邊,我相信這是爸爸的安排,原本不能參與的過程我全都參與了,這是爸爸用心良苦,要我好好看清事實,爸爸的離開是真真切切的,我不能再沉溺在悲傷的情緒裡,要替他開心,他已經無病無痛在佛祖菩薩身邊,而且從家裡遠望山的那頭,可以看到爸爸現在長住的地方,這也是爸爸的安排,他選擇在這個公墓,而不是另一個,因為他可以在山的那頭,可以遠遠的望著這個他深愛的家~

爸~我知道您沒有離開,您永遠都在我的心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千千媽咪 的頭像
千千媽咪

千千小芋頭

千千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